欢迎来到现代新能源网   
“生物质发电第一股”缘何陨落

  *ST凯迪自1999年上市至2016年底,其归母净利润无一年亏损,总计33.13亿元,但2017、2018年归母净利润共亏71.9亿元,近20年积累在两年间化为乌有。究竟是谁造成*ST凯迪今日困境,企业内部各执一词。

“生物质发电第一股”缘何陨落

  凯迪生态环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ST凯迪”) “保壳大战”进入生死存亡阶段。

  近日,*ST凯迪发布公告,2017年、2018年连续两个会计年度的财务会计报告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公司股票可能被终止上市。据记者统计,这样的“风险提示公告”近半年披露了8次。

  债务危机爆发后,*ST凯迪在高歌“迈向世界500强”路上遭遇滑铁卢,危机延续至今。据最新公告,*ST凯迪逾期债务达184.66亿元,占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9.6倍。

  “生物质发电第一股”陨落,是*ST凯迪以并购之名上演的资本游戏,还是生物质发电产业之殇和企业无序扩张合酿的苦果?

  无序扩张埋隐患

  产业寒冬中爆雷

  *ST凯迪自1999年上市至2016年底,其归母净利润无一年亏损,总计33.13亿元,但2017、2018年归母净利润共亏71.9亿元,近20年积累两年间化为乌有。

  记者注意到,早在2014年,华能、大唐、国电、京能等发电集团陆续出售旗下生物质发电资产,其中国电集团连续两年以1元的价格“甩卖”股权,长期亏损、盈利前景堪忧是其出售生物质发电资产的主要原因。

  几乎同时,2014年*ST凯迪启动一次性收购阳光凯迪等关联方154家标的公司的重大资产重组,2015年证监会审核通过。

  E20环境研究院执行院长薛涛告诉记者:“农林生物质电厂上游燃料质量、燃料供应不稳定;中游重资产模式前期资金投入高,回报周期比较长,对企业的资金周转能力考验巨大,何况融资本就不易的民营企业;下游补贴有退坡风险且欠补现象严重。虽然享受国家高补贴,但这‘碗饭’不是谁都能‘吃’的,一次性收购上百家‘消化不良’再正常不过。”

  2017、2018年,*ST凯迪新建9家电厂,对此,薛涛指出:“相比其他上市企业2年新建3、4家生物质电厂,*ST凯迪的步子明显跨得太大,高息举债过于冒进。”

  2018年,受国家严控地方PPP项目、强化影子银行监管、宏观“去杠杆”等影响,环保上市企业集中出现违约债务高企、财务成本加重、信用等级下调等情况,*ST凯迪便是其中一员。

  隐瞒实控人信息

  内部管理现危机

  谁造成*ST凯迪今日困境,企业内部各执一词。

  2018年12月,曾短暂担任*ST凯迪董事长并代行董秘职务的唐宏明向湖北及武汉两级政府实名举报陈义龙隐瞒实际控制人身份、巨额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等问题。

  2019年11月,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表示,*ST凯迪通过子公司向关联方预付款形成非经营性占用资金共10.54亿元,从持股情况看,认定陈义龙为*ST凯迪实际控制人。

  近日,证监会关于*ST凯迪听证会现场,陈义龙申辩:“无论怎样计算,我合计持有公司控股股东阳光凯迪股权仅38%,达不到有限责任公司50%控股股东的标准”“我不是实控人,我没有那么多的股份,我实控不了。”

  大股东非经营性资金占用问题,陈义龙予以否认:“经天职国际会计师事务所核查结论显示,大股东与上市公司的全部应收应付往来款进行合规抵扣或抵消后,基本不存在大股东及关联方的资金占用问题。”

  2012年*ST凯迪年报显示,*ST凯迪的实际控制人为阳光凯迪。2013-2018年,*ST凯迪年报均显示阳光凯迪股权较为分散,公司不存在实控人。值得注意的是,2013年陈义龙辞去董事长职务,*ST凯迪为何从这年起隐瞒实控人,并在2014年启动大规模收购?

  在陈义龙看来,公司危机因职业经理人出现严重道德问题和违法行为所致。“2015-2017年,职业经理人在公司融资工作中抽取所谓‘财顾费’约20亿元,*ST凯迪为此付出代价约80亿元,融资增量资金近200亿元,仅30%左右是用于生产、建设、经营,70%在空转。”

  司法重整进展缓慢

  巨额资金流向成谜

  为“脱星摘帽”*ST凯迪使出浑身解数自救。

  2018年8月,陈义龙重新担任公司董事长,提出“瘦身自救”三大重组,因大股东资金占用等问题该方案以失败告终,2019年5月,*ST凯迪通过司法重整议案。2019年会计年度财务会计报告披露在即,这或是*ST凯迪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但司法重整进展缓慢。

  陈义龙认为:“监管部门提出凯迪生态重整的前置条件是解决大股东资金占用问题,指控金额从最初骇人听闻的400亿元到后来的49.2亿元,再到35亿元,直至最后的10.54亿元,大股东资金占用问题就像一道魔咒,阻碍着公司重整的进程。”

  面对*ST凯迪是否有重整价值的质疑,陈义龙表示:“*ST凯迪尚有55亿元资本公积存量,通过出售非核心资产的风能发电业务和公司拥有的大量林地,还能回笼大额资金。更关键的是,上市公司的核心资产十分优良,经公司努力与部分债权人协调,部分发电厂恢复运转,实现了20多亿元营业收入。”

  据新财富统计,*ST凯迪2015年至今融资共400亿元。记者注意到,2009年11月,*ST凯迪发布公告称,投资7家生物质发电厂需20.82亿元,平均每家2.97亿元。2017、2018年,*ST凯迪投建9家生物质电厂,即使考虑近十年物价上涨因素,也无需400亿元资金。

  那么,这些巨额资金流至何方?或是*ST凯迪问题的关键。(■ 本报实习记者 赵紫原)

收藏本文至:
复制本文地址给好友:
Copyright © 2008-2016 BBBNC.CN All Rights Reserved